hotline

4008-339-173

News Products产品展示

4008-339-173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魔术玩具 >

“最重要的你得会表演”

2018-09-01

  “舞台魔术主要是靠道具,这道具可不是随便就能做的,画图、找材料、懂机械加工,一遍一遍的实验”,现年78岁的赵登岩如今已退休在家,原职青岛四方机厂机械工人的他,曾是厂里出名的“魔术道具专家”,凭着个人爱好和钻研苦练,从上世纪60年代起,他创作了大大小小的魔术道具,其中不乏大型舞台魔术“分身术”、“激光截腰”、“穿越”等科技含量较高的道具,其中“分身术”道具现在还在使用。而今他身兼青岛华夏魔术团团长、青岛市魔术协会顾问……虽然非职业,但他却是岛城最早的魔术道具制造师,也是最早登台的魔术表演者之一。

  “红布往地上一铺,敲锣吆喝来人,就在你眼皮底下,空杯子变出水来了”,78岁的赵登岩至今记得,儿时自己最爱周末去大庙山看变戏法的。那时魔术叫“撂地”,属于跑江湖艺人谋生手段。通常铜锣一敲,围观观众往锣里扔上几分钱,就可以看上一段小戏法。 “我记得西红柿那时候2分钱一斤,“撂地”的就为养家糊口。 ”赵登岩回忆当时魔术表演多以“手上功夫”为主,道具使用很少,“其实就是现在的近景魔术,但大家却看不起这些撂地艺人。 ”

  赵登岩打小迷魔术,1960年,身为四方机厂工人的他被派往东北某工厂做支援,在东北遇到了会魔术的工人师傅,两人甚为投机,一方拜师的红丝绸,成就了赵登岩的“魔术奇缘”。 “在东北四年,我能登台当众表演了。 ”

  既然玩手彩的近景魔术被人瞧不起,赵登岩开始研究起魔术道具。 1964年回到四方机厂的他利用自己的机械技术开始研制道具。次年,他制作出第一个魔术道具:大指铐(用来表演逃脱术的道具),“开始先用比较软的绝缘板试制”,几经琢磨,赵登岩才“车”出完美成品。 “这活儿别人还真做不了”,既有车床工技术又通晓魔术的赵登岩,陆续做出可以变彩带的“小蒙鼓”等魔术道具。而他也开始在四方机厂俱乐部的大舞台上表演了,“那是‘登楼子’(登台)表演”,这对于赵登岩来说,感觉十分荣耀。而对于在上世纪60年代缺乏娱乐的观众来说,赵登岩也带给他们无限惊奇。

  此后,每逢有外地魔术师来青演出,赵登岩就坐在观众席第一排边角,仔细研究别人表演,琢磨道具是怎样制造的,“那时候大家都保密,我只能自己研究、画图、制造”,做成一个道具需要花大量心血。而作为岛城当时最大的演出场所之一的四方机厂俱乐部的舞台上,也总会有赵登岩新研制的魔术道具出场。

  小道具做顺手了,赵登岩开始研制大道具,1979年,他已经在台上表演“大变活人”了,能装人的道具箱就是他一手打造的。在1980年,赵登岩与厂里的年轻人一起到北京铁路文工团学习了半年,回青后,他陆续制造出表演“分身术”的“分身箱”,“激光截腰”的魔术箱,表演穿越的“穿越镜”。 “我做的穿越镜,是人躺在大床上,横穿镜子”,赵登岩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表演,与今年春晚的穿越魔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就在上世纪80年代初,赵登岩与同事们把这些大大小小的魔术道具全部搬上了四方机厂俱乐部的大舞台,上演了2个多小时的魔术专场这是岛城第一个魔术专场演出。从开始制作第一个小道具,到制造舞台上的大物件,赵登岩不仅给自己和同辈魔术师制造工具,也给后辈制造并维护魔术道具。即使从舞台上退下来,他还常常出现在魔术表演的后台,给魔术师们随时维修调试道具。

  她是岛城知名女魔术师,也是岛城唯一一位职业魔术师。从上世纪70年代末给赵登岩老师做“站台”助手,到80年代成为风云一时的女魔术师,再到体制改革后成了扫街的、卖票的,然后又在1991年正式拜师杨新英,又在魔术师“转型”表演的新时代不断改变。孙永芬,省杂技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青岛市歌舞剧院曲艺团团长的魔术之路,映射出三十多年岛城魔术的沉浮史。

  赵登岩老师至今保留着一张1979年在四方机厂俱乐部表演大变活人的照片:在箱子里藏身的小姑娘,就是孙永芬。 “我是小学时跟邻居叔叔学的变魔术”,孙永芬说,通过叔叔介绍,自己成了赵登岩的助手,“那个年代魔术师都紧守秘密,连助手都不透露,我只知道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即使是做“傀儡”表演,孙永芬也很高兴。也因为这个小姑娘表演生动,孙永芬成了岛城几个魔术师都爱用的“助手”,“其实魔术师之间不会共用一个助手,怕泄露秘密”,但孙永芬口紧,就连自己的父母,她都不多说一句魔术的秘密,因此,有机会跟随岛城仅有的几个魔术师登台。也渐渐锻炼出应变能力,学了些魔术表演技巧。

  上世纪80年代初,孙永芬和四个魔术表演者被集中调到园林局,在中山公园的山头有了练功房,成为给重大节庆以及接待外宾表演中的香饽饽。 “不仅给外宾演,我们也到即墨等地表演”,自己背着铺盖卷儿,孙永芬和同伴成了行走青岛的第一批职业魔术表演者。 “那时练功,我都躲在被窝里练,和同屋一边说话,一边自己偷着练”,同行之间有忌讳,在当时是严格的行规,“比如傅琰东表演的变鱼,可能有人比他表演的好,但那时不能演,因为那是别人的活儿,你不能碰。 ”当时孙永芬最拿手的是手花,能一次变出四五十朵花。 “我们讲究基本功,上午练形体,下午练‘活儿’”,但是那时的表演还停留在只变魔术,不讲究表演的阶段,“就是上台,左边一站、右边一站,变魔术,也不说话”。

  虽然历经体制改革,孙永芬一度扫过马路卖过溜冰场门票,但最终,她还是成为一个职业魔术师,并在1991年拜在著名女魔术师杨新英门下。

  上世纪80年代末,孙永芬与青岛电视台合作,制作了《鲤鱼跳龙门》节目,教小朋友变魔术。后来又与赵登岩合作,推出了《学学做做》儿童魔术节目。 “做这些节目,我提前准备好了接受指责批评的准备”。接受传统魔术教育的孙永芬走上荧屏揭秘魔术时,有很大心理压力。但节目制作时,考虑的是开发小朋友智力,让他们更好地动手动脑,并没有引发同行批判,倒是赢得了家长小朋友的一片好评。因为小朋友接受能力有限,这些节目最终都停止了制作,但孙永芬却慢慢走出了传统“保密”的老观念。

  刘谦在春晚火爆后,很多人翻出他在街头表演魔术的录像。其实,早在2003年,孙永芬就和山东省电视台合作过一个《魔趣横生》节目,“用的是偷拍”,比如孙永芬会在海边假装买贝壳,摊主说五元,她就给一元,摊主说不卖,她把一元钱一折叠再打开已是百元钞票,摊主大惊失色……这样把魔术放在生活中的街头表演,让这个节目真是妙趣横生。 “这些近景魔术,之前都是‘撂地’艺人做到,大家瞧不起他们跟看要饭的似的”,孙永芬说,通过这档节目,她领悟到原来和观众互动更能展示魔术的魅力,她也能接受原本看不上眼的近景魔术了。

  在新世纪,孙永芬的魔术更注重表演化了,而随着商业演出增多,跑堂会也成了主要表演形式,“不再拘泥于大舞台表演。 ”

  孙永芬感叹如今的魔术师都是表演大于魔术,很多人基本功没了。比如董卿在春晚魔术里成了一个“大托儿”,而在孙永芬平时表演此类魔术时,她都不用托儿,找的就是现场观众,靠的就是自己的基本功底。

  孙永芬还表示,如今青岛的魔术爱好者学魔术目的性太强,“领导学魔术,为了酒桌上少喝点酒。更多人学魔术,就为知道秘密”。她说岛城魔术爱好者不少,普及的基础也不差,但是“出来的少” ,到如今,孙永芬依旧是岛城唯一的职业魔术师。

  半个多世纪前,魔术在青岛,是跑江湖艺人的“撂地”摆摊表演;40多年前,岛城第一位魔术道具制造者赵登岩已经制造出大型“分身箱”、“穿越镜”,表演大型魔术;20年前,岛城有位女魔术师孙永芬,开始在电视里教小朋友变魔术,玩起街头魔术;如今随着魔术热的全国蔓延,岛城的魔术道具店标价出售各类魔术道具和秘密……虽然魔术在岛城,沉沉浮浮;魔术表演之于观众,却一直神秘莫测。“魔术就是让人惊奇”,岛城三代魔术师在陈述青岛魔术发展史的同时,也不约而同指出魔术的魔力在于让你瞬间惊奇,但同时又对如何让人惊奇的秘密保持沉默,“秘密一说出来,魔术就没意思了”。魔术师就是用技术和道具制造惊奇的人。

  上世纪80年代,赵登岩花1万元制造了三个“分身箱”,利用这个道具表演的分身术,轰动一时。可随着岁月流逝,三个大道具,一个在外地不知所踪,一个被劈做了木柴,一个躺在青岛市魔术协会的阁楼里蒙尘。直到去年,当一个大客户来到李先华的魔术道具店,想找个“大道具”时,李先华灵光一闪,说“有”,他与赵登岩擦亮了搁置的分身箱,让它在某公司年会上重新大放异彩,“过去的东西现在反而成新的了”,赵登岩如此感叹。李先华倒是对此早有预见。

  2009年春晚,刘谦火了,顺势让魔术之火迅速蔓延在全国各地。青岛自然不例外。4月1日愚人节这天,李先华开了岛城第一家魔术道具店,店面不大,道具不多,因为前期有所宣传,开业第一日,就接了37个咨询电话。在开店之前,李先华是个婚庆主持,因工作认识了几个魔术师,会玩几手小魔术,正巧手下有个酷爱魔术的小弟,在刘谦爆红之后,两人一拍即合,小弟把家里所有的道具拿出来又进了部分新货,两人就这样让魔术道具店开张了。而且道具店越开越火,下个月,李先华就三迁店址到延安二路了。

  “大部分人都想来解开魔术的秘密,但不想花钱。 ”李先华开了店门,就为做生意,“先跟顾客沟通,再给他看录像,顾客交钱,我再教魔术”,李先华这几步,挡住了想不花钱就满足好奇的一群人。慢慢的,客户越来越多,“还是以学生为主,他们就是为了学一手,玩玩,显摆显摆”。

  这两年,每逢各大节庆或者年底,魔术道具店里就格外地忙,“公司自娱自乐开堂会,都觉得歌舞没意思了,变魔术新鲜。 ”李先华说,公司表演有资金,往往就需要大道具,连赵登岩制作的大大的“分身箱”,一拿出来就让顾客立马拍板。

  青岛开了很多魔术道具店,开了,又大多倒了,“最重要的你得会表演”。李先华说,有一次哥俩儿进了他的魔术店,本来就想转悠一下打发时间,结果他表演了一个球入矿泉水瓶的魔术,哥俩儿马上掏150元买了这个道具,李先华又变了一个戒指进瓷杯,哥俩儿又掏了150元买下,临走时,哥俩儿连连说“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又玩笑说再呆下去还要花钱,这就是李先华卖魔术道具的诀窍:先得把顾客“镇住”,因为魔术说穿了,都是“假象”,而看的人在看的瞬间得到惊奇的感觉,这魔术就成了,当然,想知道背后奥秘,你得交钱学。在李先华店里,你花上三五块到二三百不同的价钱,就能买到各类魔术的小道具。 “宋祖英元宵晚会变魔术的道具,和刘谦在春晚变硬币的都差不多,2009年开店时150元,现在你只需要25元就能变出这个魔术”。李先华说,宋祖英感叹“变魔术比唱歌容易”,如果你知道其中的秘密,你也会有此感。

  商业社会,魔术有价。你看网友在热心猜测解密春晚元宵节的魔术,你看丁建中等在煞有其事地介绍自己的道具有多值钱。其实,这些秘密在魔术师和魔术道具商那里,都只是简单的技巧和可以换算的商业价值。魔术有价,李先华说,刘谦是最有价值的魔术师,“能用几块钱的魔术道具,在春晚迷倒全国观众”。而且,魔术道具的价格有时效性,开始时很值钱,重庆时时彩手机下注流行起来就会身价大跌。

  2009年春晚刘谦表演的硬币魔术,在当年一风靡,立即成了魔术道具店的抢手货,“开始这种道具150元”,李先华说,如今与刘谦当年表演同属一派的宋祖英再表演时,这套道具的零售价也就25元。刘谦是用几块钱的道具成功的。

  刘谦最新风靡的桃心鸡蛋魔术,关键在于桌子的滑道,目前的价格在一二百元左右。而他表演的手穿桌子的特制魔术桌,大约价格在1700元左右。这已经是刘谦魔术里的“贵重”道具了。可以说,刘谦是用风格表演来征服观众的。

  今年春晚,又一位台湾魔术师丁建中亮相,他的穿越2011的表演,虽然不如刘谦那般火爆,但也引来网友热议。而丁建中也不失时机推销自己,号称这个穿越道具是价值百万的豪华道具。李先华说,这类穿越镜在魔术道具店一直都有出售,一般的成本造价也就在5000元左右,“没有丁建中说得那么夸张”。而且这类穿越表演并不稀奇,岛城的魔术道具师赵登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做出过类似的穿越镜。

  对于傅琰东在春晚的变鱼节目,李先华说台上使用的主要是三个道具,让鱼“齐步走”的机关,画板以及鱼缸,三种道具加起来值一万元左右。这算是春晚以及元宵节晚会里的魔术,道具价格最高的了。

  在李先华的魔术道具店里,80%的魔术道具都在百元以下,比如三连绳、酒杯变色等,这些小魔术,可能只需要三五元钱就可以买到道具并学会表演。 “近景的舞台表演魔术道具,一二百元就能买到”。而大家常见的魔术师使用的“魔法棒”,塑料质地的只需要几十元,钢质结构的也就一二百元。目前,店里最贵的魔术道具是大变活人的道具,价格在四五千元左右。

  李先华说,魔术道具分为需要练习手法和不需手法的。比如魔术师经常表演的撒花就需要练习手法,又如赵本山曾在小品《过生日》里让一盆拔出的花“重生”,就是靠遥控器控制花盆道具,“只需150元”。在魔术道具店,价格不同的秘密会带出不同的“魔法”,李先华说,12万元,就能买到变飞机需要的一切道具,目前就有房地产商有意购买此类超大魔术道具。

地址:广东省肇庆市环城路21号 电话:重庆时时彩@qq.com 邮箱:重庆时时彩@qq.com
Copyright ©重庆时时彩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重庆时时彩 ICP备案编号:粤ICP22689511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