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line

4008-339-173

News Products产品展示

4008-339-173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木制玩具 >

我俩合力把旗挂好

2019-06-29

  长白山西坡野线穿越,在全国驴友中闻名遐迩,是东北唯一一条可以称为纯粹驴行的线路。这条线路集界山、峡谷、草甸、牧场、暗河、温泉、湿地、湖泊、原始森林、高原自然生态等为一体,探秘松花江源头,体验一年四季的感觉。这里有东北最美丽的高山湿地;成片的高山白桦;有东北最深的暗河;一望无际的高山草甸;令人难以忘怀的野温泉;高山花园,各路野花竞相开放;长白山天池是中国最大的火山湖,也是世界上最高的高山湖泊。这条野线可以近距离的感受自然,亲近天池,深受广大驴友的喜爱,是驴友梦寐以求的乐园。这条线路常规距离,从进山起点到野温泉约20公里,从野温泉到天池约6公里。适宜穿越的季节,3天2宿轻松游。

  不适宜穿越的冬季,这条西坡野线会是什么景色?会遇到哪些不可预知的情形呢?在全国各大网站搜索,我都一无所获。出发、出发,亲自去看看,去感受吧!

  先上几张片片,让大家感受一下,冬季西坡独特的美。我再慢慢叙述,此次穿越的细节。

  这次活动能够成行,还是有些波折的。最初有意向,源于去年年末去巴丹吉林前的一次重装拉练活动。同行的驴友一叶惊秋,听说似曾相识去年冬季去长白山西坡探过线,他也非常想去看看冬季长白山的风景。一拍即合,似曾相识开始招募人员。一周后,陆续又有4位驴友加入。至此确定6人出行,商议准备自驾去,穿越时间7+1天。可是,2018年1月23日,开始交活动预付款的时候,一位出车驴友掉队啦。我们5人只能改为火车出行。

  火车出行麻烦事真多啊。春运气罐已经停发,大家赶紧借油炉,学习使用;联系松江河住宿,当地包车;买汽油。为了保证活动顺利进行,似曾相识、我和蜂鸟,提前一天到达松江河,安排这些事情。还好,我们人品好,遇到贵人,事事都诸运亨通啦,活动如期进行。

  一叶惊秋,朝阳驴友,有近10年户外经历,走过很多著名的重装线路。户外经验丰富,遇事沉稳,手巧。

  慢步,朝阳驴友,走过许多户外著名的重装线路,毅力超强。喜欢摄影,带的单反,给大家留下许多美景。

  沈阳似曾相识,本次活动的召集者。走过4次鳌太,巴丹吉林、乌孙等著名重装线年第一届沈阳冬季重装越野“悟思杯”比赛中,获得男子组第3名。为人线把雪铲,毫无怨言。

  蜂鸟——大辉,沈阳驴友,80后,敢想敢做。他有自己的户外俱乐部,每年都组织多次户外活动。喜欢尝试新领域。成功组织了2018年第一届沈阳冬季重装“悟思杯”比赛,得到很多驴友的认可。

  我,梅香四溢,沈阳驴友。2011年,开始参加户外活动,痴迷重装活动,走过鳌太、博格达等重装线路。为人可靠、热情。

  人算不如天算。去年,我们探路的时候,从s208下道开始,林场把里面的路清理了近一半。可是这次,由于头一天下雪,林场没有清理。我们的车到林场入口后,不能往里开啦。无奈,我们只好开始拍9公里多的柏油马路。还好雪不是太深,我们用了3个多小时,才到常规入口。

  我们一边走一边闲聊,曾经多次走过这条线路的蜂鸟,认为山里的线路很明显。我和似曾相识去年冬季走过一段这条线路,对他的想法,不置可否。让事实去验证吧。

  不知不觉,我们到了真正的徒步起点。驾车路熟,我一马当先,爬上小山坡。今年雪的厚度,比去年差一半,暂时不用穿踏雪板。去年,从起点开始,雪就到大腿,我们全程一直穿着踏雪板,否则寸步难行。

  从小山坡到有检查岗的公路大概有1公里的路程。距离公路还有50米的时候,我们小心翼翼地左右观察好后,集体快速通过危险地带。其实,这条公路上连个车辙印都没有。大家就是习惯性地紧张。我们一直没有停留地行走了10分钟以后,才放松下来。一边欣赏雪景,一边向前进发。

  我们大约又行进了3公里的路程,找到一块阳光充足的地方,安营扎寨。在雪地里扎营,事先需要穿上踏雪板,背着包,反复踩营地,平整营地。好玩吧?

  今天晚上是全程最冷的一天,也是我感觉最遭罪的一天。借来的MSR油炉,在家里反复演练,自我感觉已经应付自如。可是还是出现了状况。由于气温太低,油管硬,出油不通畅,似曾相识弄了快2个小时才恢复正常使用。你想想,在零下30度左右的户外,弄这么长时间油炉,得有多强的体魄和超强的耐心啊!我真心佩服似曾相识。我当时也没有进帐篷,冻得说话都有点发颤啦。我都要放弃用油炉,改用备用的柴火炉烧水做饭。当时,我感觉自己都要抓狂啦。

  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一共带了5块牛排,准备晚上煎了,每人一份,再喝点白酒,共同为我庆祝生日。由于天气太冷,牛排冻得梆梆的,只能用水煮了两块,我们俩狼吞虎咽地吃啦,都没吃出来什么味道。没有蛋糕和礼物的生日,还好蜂鸟临进帐篷的时候,记得冲我一抱拳:“姐,生日快乐!”好感动。

  冻得我实在受不了啦,赶紧进帐篷里暖和暖和。我看着似曾相识在这么冷的情况下,继续烧水做饭,真心地感动。谢谢你——似曾相识同学。

  这次我带的装备吸取了去年的经验,进行了升级,一宿睡得暖暖地,没有感到一丝寒冷。

  今天下午我犯了一个错误,似曾相识让我用来专门照相和录视频的手机,我随手就放在腰包里,没有对手机进行取暖保护。晚上,给他的时候,冻没死机啦。这种不经意的失误,为后面发生的不愉快事情埋下了伏笔。 似曾相识进帐篷之前,分别询问每位队友状况如何,做到心中有数,以便于决定第二天的行程和扎营时间。他真是非常细心的一位召集者。其实,说实话,我们都有些担心慢步的状态。因为从2月6日,我们相见开始,她就已经感冒啦,而且咳嗽的非常厉害。我和她是一个屋住的,她一宿咳嗽不停。出发前的早晨,我建议慢步吃消炎药,别吃感冒药。还好,似曾相识询问慢步后,确定她除了咳嗽没有其他症状。我们的心才稍微放下来。希望她快点康复。

  第二天,2月8日,9点22分出发,徒步约5公里。(有同学会问,你们走的公里数,为什么与轨迹记录不一样。大家往下看就会明白原因。)

  早晨6点20分,我就醒啦!稍微一动,帐篷就掉霜。我又躺了一会儿,似曾相识的闹钟6:40准时鸡叫。他起来开始收睡袋和防潮垫。有同学不禁要问:为什么起来就收睡袋呢?因为帐篷里有霜,人一动,就掉霜,落在睡袋上。人呼吸,有热气,睡袋上的霜就会融化,没有拒水功能的睡袋,很快就变湿,后果大家可想而知。他收拾完自己的装备,就出去烧水做饭啦!当时,帐篷外的温度零下29度,谁也不想出去。但时,两人搭伴,各司其职才能保证以后的行程顺利进行。

  [size=21.3333px] 气温太低,收拾装备非常慢。因为太冷,冻手啊!大家都收拾完,都已经9点多。再冻的天,走走就暖和啦!继续前进。

  似曾相识不但是活动召集者,而且也是一名出色的领队。雪后的路线,一点也不明显,要经常看轨迹。这么冷的天,手脚都是脆弱的部位。可是他为了保证行进在正确的轨迹上,还是不顾严寒,经常拿出手机看路线。辛苦啦同学。

  雪厚的线路大家必须轮流趟雪,才能提高前进的速度。似曾相识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前边趟雪,蜂鸟偶尔替换。看到这种情景,我昨天曾经对一叶惊秋说过:大哥,你也趟趟雪。可是他无动于衷,仍然在后面走自己的。我当时心里就有了疑问,这是什么情况。(后来,我明白了是什么原因。在此,我向一叶惊秋说声对不起)

  为了节省手机用电,我没有开导航。但是,当看到似曾相识找路的时候,我和蜂鸟就看轨迹,不时把他修正路线。配合的非常好。结果在距离一根横卧的大倒木不远处,似曾相识说,在倒木上跨过去。我和蜂鸟告诉他绕过去。可是他坚持自己的,在倒木上跨过去。我们随后到了倒木前,哈哈,我和蜂鸟丢脸啦,这就是著名的古文树啊!

  由于走在前面需要看轨迹,似曾相识经常掏出手机,他还把专用于照相的手机放在了一起,结果悲剧啦!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忘拉放手机口袋的拉链。在临近中午的休息的时候,似曾相识掏手机,脸色一变,大声喊起来:“手机没啦,手机没啦。”大家都安慰他,好好找找,看看腰包或者别的口袋里有没有。这同学,首先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陷入了沉思。我估计他是让自己冷静冷静,回想手机到底在什么时候丢的。他把所有的口袋都翻了一遍,一无所获。我放下背包,拿着登山杖,往回走,帮他找手机。似曾相识随后也跟了上来。他说,告诉他们3人先往前走啦,我们找找手机,实在找不到,一会儿就去跟上他们。我们俩,经过分析,认为他的手机应该就在距我们100米的距离之内。手机应该是从腋下的拉链口掉出去的。我们仔细找啊找,就是没有找到。咋办呢?看着他一脸沮丧,我也没有好办法。“走,不找了。”似曾相识斩钉载铁地说。我们回到放包的位置,他打了标注点。我们背好包,就去追前面的队友。谁丢了手机,心情都不会好的。我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着,明显感觉他的心情不好,速度慢慢的。他的坏心情,也影响了大家。下午大家都闷声走路,好压抑啊。

  走啊走啊,4点左右,我们找到了一块阳光充足的小开阔地,安营扎寨。这块营地的雪又厚又白,大家的心情也都好了起来。拿出各自的踏雪板,开始踩营地。

  今晚扎好帐篷,我就开始捡树枝点柴火炉。刚开始,火已经点好了,烧了一会儿又灭啦。我当时可能脑袋冻段路啦,反复点火,灭了再点,自己都数不过来是多少次啦。折腾的快2个小时,也没把水烧开。似曾相识已经把水和饭都做好了,催我赶紧吃饭。我说,我不冷。他气哼哼地说:“你也不问问我冷不冷,一晚上你净玩柴火炉啦,啥也没有干。”苍天啊,是谁搭的帐篷啊,谁分的晚餐啊?我无奈地放弃研究柴火刻,把柴火炉里的树枝都掏起来,底下加了些桦树的叶子,点了个小火堆。一边烤火一边吃饭。吃完晚饭,我分好明天的路餐和早餐,赶紧钻进帐篷里。其他3位队友,一直在帐篷里做饭、吃饭就没有出来。其实,我今晚鼓捣柴火炉,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冷。哈哈,我决定明晚继续研究柴火炉。

  今天晚上,我犯了一个错误。搭好帐篷,没有换羽绒裤,就鼓捣柴火炉。后果,贴身穿的P棉裤子小腿部分都弄潮啦。为啥?冷热气呗。明晚我不这么干,一定先换好羽绒裤,再玩柴火炉。我就不信,弄不明白这个小东西。去年,10月份,我用柴火炉做过饭,当时,自己弄的挺明白的。这次不知道差哪啦。

  女驴友在户外半夜起来‘唱歌’是挺麻烦的一件事,如果遇到气侯恶劣的时候,更是苦不堪言。我睡前喝了点水,到凌晨3点左右就憋醒啦。我纠结了20多分钟,没有睡着。无奈起来,只能出去‘唱歌’。唱完歌,我顺便看了一眼温度表。我的天啊,零下28度。

  早晨,6点30分,我准时醒啦。稍微缓了一会儿,我慢慢坐起来。我扭头看了一眼同伴,差点吓昏过去。这是什么东西啊?还活着吗?我赶紧喊他的名字,“咋啦?”他回答了一声。我的天,同伴还活着。同学们,这造型吓人吧?

  我穿好厚羽绒服,出了帐篷。我的天啊,零下30度啊。都快7点钟了,还这么冷呢?

  吃完早饭,似曾相识先出发去趟雪。我们继续收拾装备。“不行,雪太深,得穿踏雪板。”过了没有10分钟,他就回来啦。

  “今天走不到3公里以上就下撤啊。否则到不了温泉营地。”似曾相识一边走一边说。一叶惊秋和蜂鸟都尽力轮流在前面趟雪。感谢3位男队友一路辛苦的趟雪。

  太阳一偏西,温度马上下降。由于今天温度太低,我们3点半左右就扎营啦。安营扎帐后,大家开始动手收集树木,准备点篝火。

  有火烤就是暖和。我一边烤火一边研究柴火炉。终于脑洞大开,想起来除了从下面放柴火外,还应该从四个角往里插小的树枝。柴火炉终于用明白啦,烧水做饭真是快。

  吃饱喝足,进帐篷美美的睡一觉。睡到半夜,被我的同伴弄醒啦。咋回事?这位同学竟然热醒啦。他出去方便后,告诉我升温啦,零下23度。结论,高于零下26度,他容易热醒。哈哈,他是火球吧!

  今早晨我犯了一个二傻子的事,早晨换了一双防水袜穿。今晚懒了,没有脱下来检查脚的状况。第二天早晨,也没有换羊毛袜,又穿了一天。结果晚上悲剧啦,我的脚啊!

  出发大约1小时后,似曾相识的踏雪板就坏了一个。他的踏雪板坏有几个原因,去年我们长白山西坡探路,有一队友生病,无法背包。他把队友的包夹在上面背着,最后踏雪板掉了2个螺丝。今年,他在前面趟雪,有时被树枝刮拌,踏雪板用的比较费。还有他的踏雪板质量不好。结果,又过了一会儿,另外一个踏雪板也坏啦。

  咋办?还好有巧手的一叶惊秋,他拿出两条细绳,几下就把踏雪板简单修好,能对付用,但是不能在坡度大的地方在前面趟雪。

  今天的雪比昨天厚,踏雪板加雪的重量,每前进一步都消耗很多体力,前面趟雪的男队友非常辛苦。

  至此一叶惊秋和蜂鸟在前面趟雪的时候非常多。这里我要说明前二天我对一叶惊秋的误解,这几天我和慢步在一起走的时候比较多,通过与她聊天,我了解了一叶惊秋的做法。一叶惊秋不愧是老驴,想法成熟。他刚开始不趟雪是因为,他准备在最不好走的路线的时候在前面趟雪。从此,一叶惊秋在前面趟雪的时间最长。非常感谢这位大哥。

  今天经过全程最大的一片开阔地,这里的景色真是美不胜收。队友们各种摆拍,心情真好,美啦、美啦!

  自从我昨晚弄明白柴火炉后,结果同伴罢工啦,每餐都是我做。好后悔啊,真想吃点后悔药。

  我用柴火炉做饭的时候,慢步拿着她的睡袋过来烤火。原来她的睡袋第二天就湿啦。我与她聊天,知道她每天晚上睡觉都把头放在睡袋里。这种做法,直接导致人的呼吸气体弄湿睡袋,羽绒都成团,丧失了保暖功能。正确的做法是:用头巾把口鼻捂住,把头放在睡袋外面。

  其时,不只慢步的睡袋湿,蜂鸟的也湿啦,似曾相识的也有点湿。我与似曾相识是一个帐篷,我知道他的睡袋有点湿的时候,想出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是:每天早晨睡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睡袋拉好拉链放到帐篷外。让睡袋表面的潮气冻成霜,然后装睡袋之前,把表面的霜弄掉,再装起来。这样也能让睡袋干爽些。

  今晚半夜,我被尿憋醒啦。听着蜂鸟在自言自语录视频,他说:睡袋湿啦,挺冷,把羽绒衣裤都穿上了。其时,蜂鸟是非常抗冻的一位队友。这说明睡袋如果湿了,后果就是冷啊冷,睡不着。第二天早晨,我问他什么原因。他说:睡袋太湿冻醒啦,自己做了点吃的,又烤了一会儿睡袋,才又睡了一会儿。

  好想哭一场。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的脚有点不舒服。结果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脱了穿了2天的防水袜,脚是这样的。

  脚趾都肿了,还有一个脚趾面有点黑。好后悔,我为什么要拿自己做实验,这么冷的天穿什么防水袜呢?我带了3双羊毛袜子。我脑袋真断路了吧?明早穿厚厚的羊毛袜吧。

  大家一边收拾装备,一边兴奋地畅想:到温泉营地如何享受一番。我想,到了温泉营地,一定要泡着热热的温泉,吃着美食,喝着小散白,看着四周的雪景,好悠哉啊!

  今天是最重要、也是最危险的一天。今天要过深20多米的暗沟。能否顺利通过暗沟,决定我们能否到达著名的西坡野温泉营地。据传,几年前曾有一位女驴友,失足掉了下去,吉林和沈阳的蓝天救援队都来,才把人救上来。这么厚的雪,暗沟的情况不可预知。如果掉下去,后果不堪想象。我们来之前,有驴友预言暗沟可能被雪填平,啥也看不见。我事先在网上搜索冬季长白山西坡野线的情况,一无所获。无参考,我们就小马过河试试吧。为了能够安全过暗沟,似曾相识带了30米绳子,1把雪铲。这次过暗沟的时候都用上了。非常感谢似曾相识的无私付出。

  从我们的营地到暗沟距离很近。翻个小坡没走多远,我们就看到了长长的暗沟,非常明显。能看到暗沟就安全多啦,我们一直沿着暗沟的左侧小心翼翼地行进。大家不时看着轨迹,确定过暗沟的点位,偶尔交流意见。经过反复确认,我们终于地找到了过暗沟的位置。

  绳子、雪铲登场。一叶惊秋给似曾相识做了个简易的安全带,蜂鸟做的抓结。这样确保了似曾相识的安全后,他带着雪铲,开始打通小桥。

  经过20多分钟的辛苦努力,小桥顺利打通。似曾相识把女驴友的包都背过桥。大家开始依次过小桥。真没有原来预想的困难。全部顺利通过。

  轨迹显示离温泉营地越来越近,我们留意着哪里有热气升腾的地方。“过了,在那边。”蜂鸟大声地喊道。哪呢?没有看见热气啊?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也感觉是这个地方。轨迹放到最大,温泉 营地显示就在我们左边不远的地方。

  果真,翻过这个小坡就看到了熟悉的温泉营地。温泉还是那个温泉,可是热气咋没有呢?什么情况?

  似曾相识把手放在水里感觉了一下水温,也就16度左右。这么凉的水,下去再上来,不得冻抽啊。美丽的幻景破坏啦,好想念夏天的野温泉,好舒服啊。

  遥望远处的雪山,我真想知道南派三叔小说里的闷油瓶是否还在青铜门内,他寻找到了什么?他的记忆恢复了吗?他还会经历些什么奇特的事情?我真的好想再向前走,去探索长白山的秘密。可现实是不可能的,从温泉营地到顶峰海拔还有900多,前面的路况都是未知。如果要到达顶峰,我预测还得需要3天。并且我们已经徒步5天了,带的东西也不够,我们不可能冒险前进。户外有风险,量力而行,安全第一。

  拍了一会儿美照,渐渐起风,感觉很冷。“赶紧找地方扎营吧,生火烤睡袋。”一叶惊秋建议。“那边有阳光的山坡可以。”蜂鸟说道。一边说,3位队友就向那个山坡走去。“扎什么营,风多大,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往回走,回今天的营地扎营。”吓我一跳,扭头一看,似曾相识咋变成了黑李逵。3人一声不说,就往回走。“过小桥的时候注意安全。”似曾相识对他们的背景说道。这人的脾气真是变化莫测。

  来之前,和我们一起玩重装的群主——快乐生活,委托似曾相识把他的群旗挂到温泉营地,并承诺给1000元奖金。似曾相识找到合适的树,我俩合力把旗挂好,收拾好东西,也往回走。

  我们走到小桥,把我们的群旗系上了小桥旁的一棵树上。希望能够为以后穿越的驴友们指引方向。

  走了大半天的路程,我们用了不到1个小时就回到了昨天的营地。先到的队友已经在收集树木,准备生个大篝火。

  篝火生了起来,大家都非常开心。可能,今天顺利到达我们预定的目标——温泉营地,队友们都很兴奋。男队友们开始秀肌肉啦!

  队友们围着篝火烤睡袋、重庆时时彩官网投注做饭、喝散白、侃大山、喝茶水。吃着、喝着,慢慢地说了心里话。原来,今天在温泉营地,蜂鸟对似曾相识说话的口气有意见。误会一场,说开了就好,还是好兄弟。听着他们畅所欲言,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怎么下雪了呢?睡梦中,我感觉脸上凉丝丝的,不时有东西落在脸上。难道是我在做梦吗?下雪了吧?可能是雪落在帐篷上,压的帐篷里的霜不时下落。起来出去看看。

  果真下雪了,帐篷上压了一层雪,我轻轻地把雪扫了下来。“姐,是不雪了吧?”蜂鸟对我说,“是,下雪了。”我说。我问蜂鸟怎么不睡觉,又开火干什么呢?他说,手机没电了,听不了小说,睡不着,煮点咖啡喝。我想:这老弟,睡不着还喝咖啡。我把充电宝借给他,顺便看了眼温度表,才零下22度,真暖和。我回到帐篷继续做梦。

  “噼里啪啦”一阵阵传入我的耳朵,扰了我的好梦。不知道谁在外面干嘛呢?我躺着听了一会儿。原来是漫步在外面弄木头,准备继续烤睡袋。

  起来,我感觉温度咋没有昨晚高了呢?我钻出温暖的帐篷。雪停了,看看温度表吧。零下29度,又这么冷。估计是昨晚下了雪后,降温啦。

  看那边,漫步今天早晨自己成功生了篝火,非常兴奋。她一边烤睡袋,一边和我打招呼。她说,今天太高兴了,自己会独立生火啦,学会了新的野外生存技能。慢步真聪明。

  烧水做饭吧,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什么事情?找似曾相识的手机啊。能找到吗?谁知道呢。

  吃完饭,收拾好装备。我和似曾相识先出发,找手机去喽!我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去找手机呢?因为,他赖我把手机冻没电了,如果我拿着手机,他也不能把手机弄丢了。真是没有天理啊,呜呜呜......

  其他3位队友,在后边优哉游哉慢慢享受冰雪王国的美,尽情玩耍。好羡慕他们。如果,不是要找手机。似曾相识原想在这冰雪王国彻底回归她的怀抱——裸奔。(这组照片都是慢步拍的)

  我俩一边走一边研究找手机的事。似曾相识分析他的手机就丢在标注点再往回走的100米之内,3个小时就能把我们走过的路翻遍。他想到丢手机的标注地点后,让我先扎帐篷,他拿雪铲去翻手机,如果天黑了还没有找到就不找了,我们在那住一宿。第二天早晨,我们早点出发,去3位队友扎营的地方汇合。然后一起出山。我建议到地方后,先不扎帐篷,一起找手机,如果找不到再扎帐篷。可是,他不同意,我只能迁就他,按他的想法办啦。我了个去,真是大男子主义。

  我们到丢手机的标注地点大约1点半。我寻找合适的地方扎营,似曾相识拿着雪铲开始翻雪找手机。我穿着踏雪板正在踩营地的时候,其他3位队友也到了。蜂鸟说大家一起帮着找找。似曾相识告诉他们,先去第一天营地扎营,雪太厚,不用雪铲找不到,他慢慢找。我们明早去他们营地汇合。3位队友同意了他的建议,一边向前走,一边也帮着找手机。

  3位队友走后,我搭帐篷,似曾相识翻雪找手机。我告诉他,翻一会儿回来看看我。说实话,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扎帐篷,看不到他的人影,我心里还是有点怕怕的。因为,蜂鸟去年走这条线路遇到过老虎,跟老虎距离不远相遇啦。你说我能不害怕吗?我一边扎帐篷一边注意四周的动静,真怕万一窜出来了什么野兽来。

  我正在搭帐篷的时候,似曾相识回来了。我以为他找到手机了呢。结果,他是来看看我,怕我害怕。小小感动一下啊。待了几分钟,他又去翻雪啦。我继续搭帐篷。过了大约20分钟,“找到了。”他一边挥动着丢失的手机,一边兴奋地说道。我平淡地看着他,没有一丝惊讶。因为,事先我就认为他的手机能找到。但是有2位驴友,一直对他能够找到手机,表示怀疑,劝他别白费力气。事实,证明一切都有可能。遇到任何事情,不轻言放弃,要尽力去做,都会有意外的收获。没有尽力做,就放弃,事后自己一定会后悔的。“厉害吧!看看这手机,雪藏4天了,还开机呢,有76%的电。谁说国产手机不好,这手机多好使啊?”似曾相识兴奋地说。我一边收拾帐篷,一边附合他的说法。国产手机真是好。

  这时候已经快15:30了,但是我们还是决定拔营。因为我们距离营地不到2公里,天黑前一定能到第一天营地。这样明天就能轻松出山,不用早起啦。

  我们愉快地向营地前进。大约16:50就到了。看到我们亲爱的队员们正在扎帐篷。“找到了吗?”大家关心地问道。“谁能找到啊?”似曾相识调侃地答道。“找到了。”我急不可待地告诉大家。“太服你了,真神啦。”队友们纷纷说道。

  最后的一晚野外露营,大家都感觉轻松愉快。今晚,我们没有生火,怕引来巡查人员,队友们准备明早把各自第一天留在营地的垃圾带走。我们进山时,就准备把每天的营地清理好,不留下垃圾。我用队友们准备好的小树木点了柴火炉,做好热水后,把自己第一天留在营地的垃圾都烧了。柴火炉火小,不能被发现。我分别问了其他队友,是否有小的垃圾,我帮着烧了。可是,谁也不好意思让我干这活。似曾相识用油炉做好了晚饭。我吃过晚饭,就进帐篷吹防潮垫,准备睡觉。似曾相识去和队友们侃大山。

  什么东西在我头的左上方不停地蹭来蹭去,一下把我吓醒啦。我一会儿感觉像是老虎的脑袋,一会儿又感觉像是狍子的身体。“把头灯打开,红色的红色的。”我紧张地推醒同伴。同伴很快打开了头灯,闪动着红光,我的心才安定些。“怎么啦?”同伴懒懒地问道。“有动物有我左上方。”我说。“别瞎想了,赶紧睡觉吧!”,同伴不在意地说。我没有睡,感觉动物就在帐篷外面。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我感觉要“唱歌”。我真是要疯了。我憋了大概半小时,听帐篷外一直没有动静。壮了壮胆子,戴好头灯,穿好衣服小心翼翼出了帐篷。“你不怕外边有动物啦?”同伴在身后嘲笑着我说。真想打他一顿。

  我用头灯四周都仔仔细细照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动物。我放心地办完急事,看了眼温度表。温度挺高啊。

  今天早晨的温度咋这么低呢?零下31度。这个地方有点邪啊。第一天晚上零下30度,今天早晨又这么低。这是个冰箱营地吧?

  吃饱喝足,准备出发。今天的路线没有任何难度,只要能顺利通过检查口的公路,我们就是完胜。

  很快,我们就到了公路。只见公路上有车辙印,没有任何人。快速通过,进入对面的小树林。成功!!!

  经过1公里多的树林带,我们就到熟悉的小桥。安全了,大家吃点路餐,喝点热水。轻轻松松地走在林场的大道上。向前进、向前进。走在回家的路上真轻松。

  “车来啦”队友们欢呼着。“大哥,想死你啦!”我忘情地对师傅喊道。“我也想你们,好担心你们。”师傅真诚地说道。“谢谢、谢谢。”大家异口同声。装车,回人间喽!

  冬季的长白山西坡景区不收门票,但必须坐导站车和雪地摩托车。景色除了天池可看,其他真是没有看点。我感觉没有野线漂亮。但是,坐雪地摩托车还真挺过瘾。

  导站车和雪地摩托车一会儿就到天池顶了,一点成就感也没有。看看天池吧。天池也冬眠啦,盖着厚厚的棉被还在呼呼大睡。冬季的天池,真没有其他季节漂亮。对付看吧。

地址:广东省肇庆市环城路21号 电话:重庆时时彩@qq.com 邮箱:重庆时时彩@qq.com
Copyright ©重庆时时彩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重庆时时彩 ICP备案编号:粤ICP22689511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