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line

4008-339-173

Successful case成功案例

4008-339-173

成功案例

但这条路走的非常惊险

2019-05-06

  互联网移动刚刚开端时,彼得·戴曼迪斯在《丰饶》一书中曾谈到,“30年前移动通讯还是闻所未闻的东西,但现在,就连目不识丁、食不果腹的人也能用得上了。飞速发展的技术带来了惊人的成果,一个普通人只需一部手机,获得的信息就可以超过25年前的美国总统。”

  《超越爱因斯坦和超空间》、《平行宇宙》的作者加来道雄也曾感慨:现在一部普通手机的计算能力已经超过了整个美国太空总署在登月计划时代的计算能力。当每个国家的每个公民都能用上这样的技术时,我们将会迎来怎样的新市场、新经济和新创新呢?

  从创业大街上鳞次栉比的创业咖啡馆,到遍地被抛弃损坏的共享单车,中国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创业大潮。如今,上半场接近尾声。在这其间,有人把公司做到了上市,也有人在上市后黯然退出,更多的人则随着潮水的方向不断的变换身姿,在起起伏伏的同时也渐渐忘了初心。

  “很多的创业者经历了很多起起伏伏,他最后总结的都是一些方法。我认为创业还是应该花一些精力去修心,方法本身是容易过时的。在一个市场上适用的一个方法,很容易在另外一个市场上是不适用的。”积木拼图集团CEO董骏对「商业与生活」说。

  从2012年,与魏伟、彭笑玫一起创立企乐汇至今,董骏已经在创投圈浸淫了6年多。从最初用数据帮企业做征信到上线P业务,体系扩张又拆分,行业爆发又暴雷,6年多下来,董骏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周期。如今,他是积木拼图集团的CEO,也是上市公司品钛的第一大股东。

  幸运的,因为经历了一个资本市场的泡沫,能够让公司拿到那么多的资源,搭建了一个相当大规模的运营体系。资料显示,积木拼图集团交易额过数百亿。但不幸的是,对一个创业者而言,自己搭建起来的平台也是自己面临的风险。贾跃亭、戴威、冯鑫们的经历,都证明风险这个说法并不是危言惑众。

  而追寻这些风险的根源,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这些创业者们都没有处理好与资本的关系。要么是在能拿钱的时候没有积攒下足够的资金,要么是因为拿了更多的钱而进入了一个更烧钱的恶性循坏。

  董骏觉得,有能力的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找到好的创业切入点,并吸引到资本。那些资本愿意持续支持的事情,其实跟资本市场冷还是热也没多大的关系。但遗憾的是,有很多人永远意识不到这一点儿。

  「商业与生活」:P2P从诞生至今,多次经历风波。去年年中再次暴雷,影响到你们的节奏了吗?

  董骏:雷潮对行业有很大的影响,但从去年7、8月份以后,大部分公司都在恢复的过程。

  去年1、2月份的时候,我们在经历了前面的风风雨雨后,确实到了一个比较好的阶段,积木盒子平台的业务量和营收都创新高,月交易量有25-30亿元,当时的我们肯定也是比较乐观的。

  但公司的发展就是这样,你一开始觉得这件事很好做或很容易做好,才会有0到1。0到1的时候,人又特别容易把假设放大。一个月做得好,就认为一年12个月都能做得好,一年做得好,就会认为永远都做得好。其实都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经历和压力测试。压力总是推陈出新的,雷潮对我们就是一种压力测试。

  董骏:现在我们一年也上百亿,但上百亿和几百亿对一个早期金融公司的磨炼没有太大的区别。说实在的,你给我们可持续的成长十年,闭着眼睛都是个很大的规模。所以,我觉得去想象这个规模哪儿天达到,不太有意义,情愿先踏踏实实把数据积累出来。

  董骏:有啊。特别是互联网金融行业,你可以看得到市场上有非常盈利的情况。盈利的策略和不盈利的策略,或中等盈利的策略,带来的效果都是不一样的。并不能简单的说,某一种策略是绝对的错,每一种策略都可能在短期给你带来机会和压力。

  你短期特别注重盈利,有可能在一定的窗口里会获取到资本市场的支持。而去选择一个过分谨慎、过分稳健的态度,有可能资本市场一时半会儿看不懂你,让你没有拿到重要的发展资源,贻误了战机。

  在这些方向的判断上,一直是比较纠结的。我们也一直在平衡风险承担能力和资本市场相应的资源之间的关系。

  董骏:我们越来越发现,做一个类金融服务领域的公司,应该要建立一种长期稳健的文化。无论我们做哪一种策略,都不希望影响到团队长期打造这样的文化。市场上有很多的机会,有很多的决策不可能都由我一个人来做,我希望可以通过这种决策的逻辑和文化,让每一个负责人都可以决策下去。

  董骏:市场上很多的信贷产品,在某个时点看起来都是盈利的,但一天盈利跟一辈子盈利是两回事。一个客户进来第一天产生的盈利,和客户整个生命周期盈利也是两回事。我们倾向于看看这个用户整个生命周期是否能够都盈利,如果用户的生命周期不盈利,我就不做了。

  有很多互联网公司在资本泡沫的情况下进入市场,他是不管客户以后的生命周期价值的,他的生命周期价值都是想象出来的。但我们应该意识到,在金融领域,如果烧钱能够把客户快速的做起来,那么客户也就不是一定会留在你的平台上进行消费。所以,我们对客户在平台上产生的生命周期的价值要比较冷静的判断。

  董骏:创业时间越长,越发现思考对公司的价值是越高的。在某一个具体的操作细节上,你的贡献其实是非常有限的,你可能会在一些会上提一些建议,但这绝不应该是一个领头人应该花大部分时间做的事情。我现在争取用更多的时间做一些思考,做一些“白日梦”。

  董骏:互联网金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行业。那些早期行业里的创业者,最先看到了零售金融、普惠金融方向的信贷需求,但在当时,传统金融机构并不认可这些信贷需求。所以,创业者通过VC、PE的融资,通过创新的借贷手段,比如P2P,切入了这个市场,用创新借贷手段培养了这些新型的资产数据。但这条路走的非常惊险,相当于创业者拿所有的钱兜着底。虽说是一个平台,但你在名义上和社会责任上承担了巨大的压力。现在,这些资产数据积累出来以后,金融机构慢慢的开始加入到这个行业里,降低了这些创业者的风险。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有很多的风险出现了,有些是时间没有踩好,另一些是方向判断错了,不论对公司还是个体,都有可能产生巨大的风险。我觉得,既然在金融服务领域里创业,以后就要不断的管理这样的风险。虽然自己可能不是一家银行,但还是要有一家银行的思维。

  董骏:你的资本必须要有相当一部分是自己的,同时基于自己的资本,撬动其他巨大的金融资源,获取回报。但是撬动这个动作本身,你自己的资源就是你承担风险的缓冲。很多创新金融机构是没有这个缓冲战略布局的。

  我最近想的比较具体的问题就是,在「积木」体系长期运营中怎么样可以逐渐的降低整个体系的风险。降低风险也是提高价值的一个手段。

  董骏:现在,我们逐渐在跟金融机构合作,并不完全依赖于P2P。我们业务也是专注于非常分散的小微资产,风险分散的。经过这么多年,我们自己有资本金的积累、有收益的积累、有自己的牌照,这些都是一些缓冲带。长期说,这个缓冲带应该越来越健康才对。当然,这个缓冲带在形成的过程中,并没有那么清晰的战略思路,只是觉得这个应该做,那个应该做。

  董骏:我们做事情的速度,速度节奏的调整更好一些,要更稳健一些,更慢一些。

  董骏:我倾向于不过于在意他们的看法,把事情做好是唯一对资本负责任的姿势。

  对于创业公司的发展路径,你是希望前面快一点后面慢下来、跌下去呢?还是前面慢一点,但有加速度,最终到那个点呢?这中间其实是有巨大的区别。金融创业,后一种选择的风险更小。因此,给我们十年一定会做成巨大的公司。

  「商业与生活」:监管要求业务持平不上升的时候,会不会对员工的心气造成一定的影响?

  董骏:一方面是影响,另一方面是磨炼。你要知道自己是要一个什么样的公司。你是需要那种特别打鸡血的公司,还是需要特别有耐心?我认为金融行业应该是第二者,而业务持平或者上升缓慢的时候,正好是你磨炼和筛选员工的好机会。

  「商业与生活」:早期,你也提到要稳健,但是心里的期望和今天还是不一样的?

  董骏:早期我们也比较享受打鸡血的情况,对稳健和保守的理解和今天也是不一样的。

  当时,我们觉得,做自己懂的事情就是稳健和保守了。但现在,并不是我们懂的事情就一定会做,我们可能还要更多的观察,比如,要考察客户的生命周期是不是正的,是不是有价值的?我们做这件事长期来说是不是一个有壁垒的,对我们有没有什么核心价值?

  「商业与生活」:创业者的心态好像都变了。2014年以前,很多创业者都希望自己能独立做到IPO。但最近,大家开始愿意更早的去卖给BAT。

  董骏:你描述的心态都只是一些方法论。很多的创业者经历了很多起起伏伏,最后总结的都是一些方法。我认为创业还是应该花一些精力去修心。

  方法本身是容易过时的,它也很容易在某一个市场上适用,但在另外一个市场上是不适用的。更重要的,应该是有一个什么样的决策心态?比如,创业是做个小而美,还是必须要大而全?是五年以后在纳斯达克上市,还是三年以后卖给BAT?这些都是方法论。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都会有一些公司在这样的方法上是成功的,但这些成功的公司可能真正厉害在他的心态。

  厉害的公司,在不同的历史情况下,可以选择到好的方法,但选择到好的方法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公式。它一定是有很多深度的思考,是对于战略的判断、公司判断的心态。

  董骏:年轻的创业者都是唯利是图的,你要么去忽悠资本市场,要么去忽悠客户,总是觉得你在某一方面你能够忽悠得到。但是你忽悠的结果是什么?你是不是能够往后再想五年、十年。

  比如积木盒子上线初期,做了一个第三方资产对接的平台,那时候我们风险控制能力还没有完全的发展起来,就面临了河北融投的事件,这明显是唯利是图造成的恶劣的后果。一旦有唯利是图的心态,就一定会在某个点踩坑,很多创业公司仍在不断重复这样的后果。

  董骏:对,一心盯着资本市场对于规模的诉求。我记得我们前面几年,很多时候,资本市场给的压力都是你做得不够快,增长的不够快。很少有人会仔细的看看你成长的过程中哪些东西是可以长期可持续的。

  我们真正找到自己节奏这件事,还是有挺多经历的。这样的过程,也让我们越来越看的清楚什么东西应该靠自己。

  中国的创业团队一开始都很难找到自己的性格,或者容易把创始人本身的性格看作是公司的性格。但很多创始人都很年轻,性格也是不成熟的,并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价值观。只有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才会形成自己的性格。

  董骏:成长的过程就是从原来没有多大的原则到有原则的过程。或者你原来的原则是比较宽泛的,到你越来越理解原则这件事。

  很多创业公司,认为只要是业务在成长,一些事情就可以睁一眼闭一眼。但我们在成长过程中真的发现,要变成一个牛逼的公司,一个百年的企业,一定要有很强性格。特别是在金融业,要塑造这种很强的性格,一定是对一些事情有极度的坚持。

  比如,我们比较推崇的一个价值观是善良。善良也是极度责任的象征,你如果善良就不会欺骗客户。

  在金融行业里,和中介合作其实是很常见的情况,因为市场本身就有一些不同的分工,比如跟当地市场的中介合作获得客户,从业务的角度没有多大的毛病。但是我们观察发现,跟中介合作有很多的弊端,会增加客户的成本,这跟我们提倡的善良是冲突的。这样的事,以前在我们的判断里是模糊的,但今天,比如在积木时代业务中,我们的判断是零容忍的。

  资本市场跟创业本身息息相关,但是核心逻辑又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资本市场是在一个公司发展过程中去寻求自己的机会,这本身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创业公司的节奏怎么样把握,是创业者自己的事情。如果是为了创业公司能够长久的、持续的生存,就不应该过于关注资本市场怎么退出。

  如果你能够在非资本市场的支持下,也把自己的价值做好了,资本支持是迟早会出现的,你大概率也能够给它们提供更好的、更合理的退出。反过来,如果以资本市场为目标做这件事,资本市场随时会变的,不是永远都有泡沫,甚至不是永远都是一个有信心的资本市场。

  「商业与生活」:收购香港上市公司永骏国际,或者品钛上市,是否帮你缓解了来自资本市场的压力?

  董骏:倒也没有。我们第一天就说那家香港上市公司是我们一个子公司,是一个潜在的资本通道,但一定不是我们战略的主线。

  品钛,肯定是职业生涯的一个成就。2016年,我们做了分拆,虽然从结构上是彻底的分开,但我们很多股东在两边都有股份,早期的核心团队在品钛都有股权。其实也是对员工和股东某一种形式的交代。

  但不论有没有资本的通道,我的核心业务一定要做好,用户生命周期价值一定要为正。在这个基础之上才是资本。我刚才说了,我只关心公司是稳健的。

  「商业与生活」:2012年创业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创业潮的前期。资本市场向好的时候,会给人很多激励的因素,让人觉得特能做成一件事。如果当时资本市场像今天这样冷的话,会不会就不选择创业这件事了?

  董骏:人站在任何一个点,优势和劣势都是相同的。我可以说我是很幸运的,因为经历了一个资本市场的泡沫,能够让我们拿到那么多的资源,把今天这个体系搭建了起来。但是,这相当大规模的运营体系,这也是相当大的风险。

  处于什么样的时点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在这当中是不是真的沉淀好了足够多的内容和心态。牛逼的人任何时候出来都可以创业,他都一定能在市场上找得到好的切入点,去吸引到资本。今天在市场上依然可以看到有一些概念有人愿意做,有资本愿意支持的,这跟资本市场上的热和不热其实没有多大关系。

  遗憾的是,有一些团队永远都积累不到这样的思路。因此,资本对他来说就是有害的,很多公司被资本捧杀的万劫不复,你说资本对他是好事还是坏事?事后回想起来,他可能情愿不要碰到那个泡沫。

  董骏:绝大多数的组织最终都会走向灭亡,这个是哲学。但是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如果形成了一个核心的性格和价值观文化,就更容易突破更长时间的经济周期。如果一个公司每天只是在不断改变方法论,今天要这样管理,明天要那样管理,能够应对的周期次数就是很少的。

  董骏:有啊。但是后悔本身也是带前提的,我觉得最幸运和最不幸的事就是创业了。感到后悔的时候也是极度的幸运,更像是庸人自扰。

  创业了,你享受到了创业给你带来的好的一面,你的光环,你的经验,别人给你的支持,这些东西你如果不创业是没有的。既然有了这些,另外一面也要有,任何成熟的创业者都会很好的评判这件事。

  「商业与生活」:如果今年资本市场又如2015年一样活跃,你真的能忍受住诱惑吗,不会去加速发展吗?

  董骏:当然能忍得住诱惑。我们前面这一段时间的创业经历,已经超出了在一个基本波动范围以内的体验。

地址:广东省肇庆市环城路21号 电话:重庆时时彩@qq.com 邮箱:重庆时时彩@qq.com
Copyright ©重庆时时彩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重庆时时彩 ICP备案编号:粤ICP22689511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